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情亿:金融大鳄的新宠 > 番3:解语花落,彼岸花开

番3:解语花落,彼岸花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她又听见小文的声音了,像在打电话。
  “喂,荣小姐,你给我的牛奶里到底加了什么?不是药流的药对不对?你说……”
  荣小姐?
  药流?
  钱盛楠觉得骨子在打颤。她拼尽全力想要醒过来。
  可是,她越挣扎,压在心口的乌云好像就越是压低了几分。
  她越来越透不过气来。
  是荣巧巧!
  荣巧巧要流掉她的孩子!
  不——不——
  她越来越被压得喘不上气,而意识却越来越清醒。
  一个可怕的念头闪过脑海——
  她浑身战栗起来。
  是荣强强!
  她用后半生去押注的男人。她自认为可以轻而易举拿捏住的男人。
  她以为,他最大的弱点只是优柔寡断,虚伪懦弱。她以为,他最大的优点是对她深情难忘,十年难舍。她有信心,哪怕他再懦弱虚伪,她都有办法逼他直面现实,接纳她的所有,即便她曾是他的继母。
  不料——
  呵——她想冷笑,却笑不出来。
 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小文的声音在颤抖,“安眠药……会……会死人的!”
  钱盛楠闻声,更加死命地挣扎起来。她的脑海还是浮现幻觉。她飘啊飘,飘得顶住了天花板。她俯身望去,更加惊恐地挣扎。
  可是,她挣扎得再厉害,那个歪倒在沙发上的女人,终究是一动不动。
  诡异的幻想,正如她刚刚的梦境里,从堂屋门口望向那个十岁的可怜虫一般。
  可是,这次,她望着的是三十三岁的自己。
  肤白如雪,睡裙似火,她妖艳得如同一朵绽放的——玫瑰。
  不,玫瑰都无法红到这种妖艳的程度,更像是——
  她心惊。
  她也不知道为何,脑海里忽然浮现一个陌生的名字——
  彼岸花,传说里,怒放在黄泉路忘川水畔的妖花。
  她死命挣扎。
  她不要做彼岸花。她还有那么多她想走却还没走过的路。
  她不能死。
  可是,一切挣扎都是无望的。
  此刻,她像极了刚才梦境里,倒在堂屋门口挣扎的粗鄙怨妇。似有一双无形的手,扼住了她的脖子,她越来越透不过气,却也断不了气。
  她无望地挣扎,沙发上的彼岸花静悄悄地怒放,花瓣叶茎未动丝毫。
  她无望地哀嚎,却没有声音。
  静悄悄的夜,只剩围着沙发团团转的小文在惊恐地打颤,“是你……不是我……药是你下的……不是我……喂——喂——”
  救我,救我。
  钱盛楠无声地哀求。
  可小文在荣巧巧挂断电话后,只是呆呆地看着沙发上的彼岸花,石化了一般。
  救我,救我。
  钱盛楠哭了,泪水成了梦境里的秋雨。可是,落到半空,却骤地消散。
 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,小文终于呆愣地再度拿起手机。
  钱盛楠眼巴巴地看着她慢吞吞地滑开屏幕。
  1——2——0——
  她眼巴巴地等着小文摁下拨出键。
  可是,颤抖的指尖终是不曾落下。
  她吓呆了。
  你这个贱蹄子,你要干什么?干什么?
  生死一线那刻,她最终还是变成了堂屋里的那个女人,操着她最厌恶的粗鄙语音,只想止住捧着牛奶咕咕牛饮的癫子。
  聪明如她,刹那就明白过来,眼前的绿茶打的是什么如意算盘。
  不是陪葬,不是畏罪,是苦肉计。她曾教她用在易明德身上的苦肉计。
  这是报应吗?是老天爷找她算账来了?
  可是,她有什么错?
  她只是错在信了一个不该信的男人。她只是错在千算万算都没算到,那个懦弱虚伪的男人竟然有胆子、竟然狠得下心来杀她。
  眼见小文伏在沙发上静静睡去,她无望地静了下来。
  沙发上的彼岸花越来越盛,她的喘息越来越弱,神志也越来越模糊。
  她终于又飘了起来,飘出窗外。
  夜,陡地亮堂起来。
  那是她十九岁的天空。
  天,很蓝,很蓝。
  她穿着刷了一个月盘子,省吃俭用才咬牙买下的白色长裙,踮脚走在露天体育场的台阶上。她扭头,盈盈娇笑,像一朵白海棠,盛开在风姿少年的镜头里。
  她记得,一周后,她收到他亲手冲洗的照片。
  照片背后,是他的清隽字迹“to盛楠”。
  她耐着性子接近伍小薇,舍弃骄傲做她的“跟班”,浪费大好的时光混迹摄影协会,原本是为了接近易明德。
  可易明德却偏偏喜欢假小子似的小薇。
 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,却不料,那个少年只用了短短两个字就俘获了她的心。
  盛楠,盛开的楠花。
  那是她第一次不再讨厌自己的名字,那个粗鄙到土里的名字,原来一瞬就可以脱胎换骨。
  他事后发觉竟把名字写错了,还特意向她道歉。
  她笑得明媚,“我想改名很久了。这个名字正好。谢谢。为了表达谢意,我请你吃面,赏脸吗?”
  那天是他们的开始。那天,她依旧穿着那条白海棠似的裙子,当真像一朵盛开的楠花。
  白海棠,还有一个更美丽的名字,解语花。
  她在十九岁绽放,只为他一个人绽放。
  可惜,花期太短。解语花落,彼岸花开……
  盛楠睡去那刻,心中有悔。
 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,那一切皆可抛去,她只愿贴在他的怀里,有他,她便拥有了全世界。
  可惜,这世上最无用的就是“如果”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