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庶庶得正 > 番外二 好事近

番外二 好事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颜府的后花园,向例只得一季可看。
  
  颜茉坐在水阁边儿上,支颐望向眼前。
  
  五月的天气,那一大片月月红开得妍丽,深红娇粉,似要将三季的冷寂于这一季里燃烧殆尽,那一番喷涌而出的香与艳,堆叠出满园子的热闹。
  
  今儿这颜府倒也真是热闹的,不止这后花园里荼蘼的绮丽,那前头正房里来来去去的,亦是一段烟火红尘。
  
  “哟,大姑娘在这里呢,倒叫我好找。”三太太华氏笑着从园外走了进来,那一身掐腰细点子洋绉纱桃红轻衫,硬是被她穿出了鸡血洒身的意味。
  
  颜茉向她点了点头,并未起身,华氏扭着水桶腰一屁股便坐在了她身边,一面用帕子扇风一面笑道:“大姑娘怎么不去前头瞧瞧去?莫不是害羞了不成?哎哟哟这有什么可害臊的,这男婚女嫁天经地意。不是我说,那安宁伯府可真真是大手笔,光是那聘金就有三千两,吓,还有那聘礼也有整一百担,可叫人瞧花了眼去,比四房前些时候出嫁的五丫头可体面多着了,你是没瞧见你们太太的脸色,啧啧,那可真是……”
  
  口沫横飞地说到此处,她忽然便住了声,拿了帕子掩着嘴,夸张地睁大眼睛看着颜茉,那表情像是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,偏眼睛里又带着针尖般的嫉恨与不屑。
  
  不过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,竟得了安宁伯的青眼,要被聘为正头娘子,就算是续了三茬的续弦,那也是一步登天,母鸡变凤凰。
  
  且那安宁伯傅庚是什么人?那可是大汉朝最俊的探花郎,即便岁数大了些,可方才华氏也在后堂瞧见了,端地是生得俊美无俦,那一身的气度,十八、九的少年郎如何比得?
  
  这天大的福气,怎么就叫这老姑娘得着了?
  
  华氏的眼睛从帕子后面射出光来,简直要在人身上照出两个洞。
  
  颜茉斜了她一眼,立刻便看透了这位三堂婶那点儿心思,且,对方也确实没怎么遮掩,就是明着要给人瞧出来的。
  
  她便冷笑,直着身子坐得端正:“三堂婶怎么不往下说了?起哄架秧子可不兴这样儿的,要说就得说完,最好能说得我心头火起,冲到我后娘那儿跟她闹上一通,三堂婶心里就舒坦了不是?”
  
  华氏被她一语戳破心事,倒也无甚不自在,干笑两声便拿帕子向颜茉身上轻轻一扑,娇嗔道:“哎哟哟,大姑娘就这一张嘴不饶人,三堂婶我这不也是替你担心哪,你们太太这会子是真不欢喜,人家好心来给你提个醒儿,你倒还拿话戳我的心窝子。”说着便做出一副捧心状,还拿帕子去按眼角。
  
  颜茉厌恶地皱了眉,拿手扇着鼻子道:“得得得,我怕了您还不成?您这帕子又熏了多少的香?三里地外都能把人呛晕过去。”说着那眉间便擎起一抹冷意来,横眉道:“我倒忘了,三堂婶家里也有个嫡嫡亲的六姑娘,想来您这是想要先活活地呛死我,再让你们家姑娘顶了我的名儿嫁去伯府罢?”
  
  华氏那张貌似憨厚的胖脸上,有厉色一闪而过,复又笑着掩口道:“瞧瞧你这张利口,我这可真真儿是一片好心,你倒不领情儿。.pbtxt”说着便又向前凑了凑,还想要说些什么。
  
  颜茉将手一挡,人已经站了起来,正色道:“三堂婶,我且把话放这儿。别说您了,便是你们三房整个儿捆起来,我颜茉也不惧。那安宁伯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人家儿,您也别总想着像前些年那样,叫你们三房的女儿顶了我的亲事,这一回你们三房但凡敢犯一点儿坏水,我定叫你这一房绝了户!你且试试瞧我敢不敢!”
  
  她疾颜厉色地说到这里,胸脯已是气得一起一伏地,脸上升起两朵愤怒的红云,倒像是那月月红开到了脸上来,平添了几分妍媚。
  
  她现在可是一点儿不怕的。
  
  她们长房唯一的男丁便是颜茉的亲弟弟,如今正在山东读书,算是脱离了颜家的掌握,颜茉这会儿自是狠话也说得,狠事也做得。
  
  华氏听了先是一怔,旋即便跳起脚来要骂,谁想此时忽听院儿外有人高喝了一声:“大胆,谁敢对颜姑娘不敬!”
  
  那声音森冷肃然,天生带了几分煞气,就如一阵寒风刮过,将那一园的姹紫嫣红硬生生给刮成了三九寒冬。
  
  华氏张开的嘴还没闭上,身子便不由自主地抖了抖。
  
  就算是他们颜府的掌家老太太,也断没有这般威严的声气。
  
  她转着眼珠往旁看去,却见一位穿着绛色蜀锦宫服的年老女官,肃容立在花园门口处,身后跟着两个妈妈并四个丫鬟,皆是遍体绫罗,比起不得著锦的平民人家,别是一种富贵气象。
  
  华氏虽无甚见识,却也不是无知蠢妇,若不然当年也不会施巧计硬是叫自家女儿顶了颜茉的婚事,又仗着与管家的二房太太肖氏乃是姨表亲,将颜茉所在的长房家产刮分殆尽。
  
  一见这几人的装束打扮,华氏立刻便知这是高门里来的,而那个打头的嬷嬷,那一身的女官服饰则是宫里的样式。
  
  华氏只看了一眼,额头便冒出汗来,也不敢造次拿帕子擦,眼珠转了转便迎上前去,方要阿谀几句,忽见这几人身后还跟着人,倒皆是颜府的下人,更有肖氏身边的管事杜妈妈。
  
  那杜妈妈素与华氏交好,此时直向她杀鸡抹脖子地使眼色,又拼命往旁呶嘴。
  
  华氏倒也乖觉,见此情景立刻便退到了一旁,脸上的笑容也抹平了,换上了一副恭谨的模样。
  
  夏嬷嬷便拿眼角夹了她一眼。
  
  这商户人家虽粗鄙些,倒也不算太笨,看眼色的本事皆是一等一的。
  
  她转过视线,环视了这花园一圈儿,心中便有了底。
  
  这颜府几代经商,祖上许是大富过,如今却是不济得很,宅邸大虽大,却败落了,花园里的杂草都快没过人的脚去,除了那一块花辅里的月月红并那掉了漆的水阁,竟是没别的景儿可看。
  
  她心里转着念头,一面便微躬着身子,按着最标准的礼仪行至颜茉跟前,方才恭声道:“见过颜姑娘。”
  
  颜茉是识得夏嬷嬷的,知她乃是宫中女官,此时自不敢托大,侧身避了她的礼,含笑道:“夏嬷嬷好,您怎么这时候过来了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