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婚婚蜜爱 > 第两百八十六章 我考虑清楚了,我们生一个吧!

第两百八十六章 我考虑清楚了,我们生一个吧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自知自己不敢一直正视沈骁唐审视的目光,所以慕紫卿转身逃了。
  
      卡洛琳抬脚就追,在路过沈骁唐的时候,看着愣怔的男人,挑了挑眉,指着慕紫卿离开的方向问:“你追吗?你不追我追了。”
  
      沈骁唐大脑一直处于当机的状态,直到后来卡洛琳追了出去,他才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“对不起尘尘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他奔着真相跑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整个兰黎别苑在经过刚那场闹剧之后,终于恢复了安静。
  
      兰黎川刚要找叶尘梦说话,顾东就拿着手机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少爷,您的电话。”
  
      兰黎川看都没看一眼,就让顾东挂断了。
  
      叶尘梦不理不问,转身就走。
  
      一会儿,张姐拿着她的手机拦住了她的去路:“少夫人,您的电话。”
  
      张姐将手机递给叶尘梦,电话是慕容和打来的。
  
      叶尘梦刚接通,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慕容和的声音:“小嫂子,你是不是压榨我兰兰了?不然我兰兰怎么累得连接我电话的时间都没有?小嫂子,我兰兰虽然肾挺好的,但是还是作为一个医生,我必须给你们一个十分专业的意见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叶尘梦转身就将手机拍到了兰黎川身上。一个字没说。
  
      她负气走进了卧室,等着兰黎川将手机还给她,她已经气得差不多了。
  
      考虑清楚了,一会儿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,听听他打算怎么解释。
  
      叶尘梦心平气和的等着男人进来还手机,然而没想到等得都快睡着了也没听到男人进门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她终于按耐不住起身推开房门,却发现自己的手机此时此刻正安静的躺在客厅的茶几上。
  
      她下楼拿起桌上的手机,回眸看着张姐问:“兰黎川人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少爷和顾秘书一同出去了,像是有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亏她还傻不拉几的等着男人过来解释,没想到他竟然出门连一声招呼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她戳着手机屏幕。叶小尘好像为了安慰她似的,高冷的走到她旁边坐下。
  
      “喵呜~”叫了一声,跳进她的怀里。
  
      “叶小尘,你主子是不是有事儿瞒着我?”
  
      “喵呜~”
  
      “叶小尘,你主子是不是可馨说的水烧干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喵呜~”
  
      “叶小尘,你主子该不会其实喜欢男人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喵呜~”
  
      “叶小尘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喵呜!!”叶小尘一屁股转身,尾巴直接甩在了叶尘梦脸上。
  
      高冷的瞅了她一眼,嫌她太聒噪。转身就从她的怀抱跳了出去,走着矜贵的猫步离开了……
  
      看吧,兰家的猫都欺负人!
  
      叶尘梦不高兴的将自己摔在了沙发里,奈何脑子不好使,分明知道不对劲儿,却始终想不起是哪儿不对劲儿。
  
      权衡半晌之后,给喻可馨打了电话。
  
      “可馨,你和辛导在一起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辛子涵死了。老娘又不去陪葬,干啥和他在一起!”喻可馨一如既往我行我素。
  
      看样子辛导还没搞定可馨呢……
  
      她顿了一会儿,才说:“你上次说的水烧干了,是真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水烧干……哦!你说兰总啊?我就随口说说,你别当真。你们兰总对你的水,那绝对是太平洋,没那么容易干的。不过是你这语气是怎么回事?出事了?”喻可馨关心的问。
  
      叶尘梦沉默了一会儿,才将早上发生的事情悉数告诉了喻可馨。
  
      喻可馨理性的分析了一会儿,才说:“他到底是想你怀还是不想你怀啊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,说要生一个的人是他,给我吃避孕药的人也是他。”叶尘梦兴趣怏怏的说。
  
      “兰总不会不行吧……我上次去你们公司,不是有传闻说他肾不好吗?”喻可馨脸憋得通红,憋了这么一句。
  
      叶尘梦哈哈大笑:“肾不好的是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是你自己的问题?”喻可馨说:“会不会是你态度不够坚定?又或者是你从来没有明确表态过。其实男人也是需要哄的,我们需要安全感,并不代表男人就不需要安全感了。特别是兰总这样的男人,权势滔天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但是至少从外界上看来,他从小到大的家庭生活并不幸福。如果你不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,他就算是天才,也猜不透你的心吧?他怎么知道你到底想不想生一个?你说是吧?”
  
      虽然觉得喻可馨说得很有道理,但是叶尘梦还是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他怎么猜不透了,只有我猜不透他。他怎么会猜不透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根据你现在音量的大小,我基本断定你是心虚了。你要知道你的脾气,外界谁不知道兰总**你都快**到天上去了。所以照理说兰总是不舍得让你难过的。就算不得不让你伤心难过,相信他也已经会将你的伤心降到最低程度。所以我觉得,你该找个机会好好跟兰总把话说清楚。”喻可馨听上去有些忙:“我在公司呢,先挂了,回头给你回电话。”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